蜀门游戏官方论坛—第一免费武侠网游巨作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161|回复: 8

情定今生,彼岸花开(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2 15:43: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进入天下一统,第一次走进神的世界,我已经60几级了。
回头一看,仿佛是六十年的光阴匆匆流过了,再一看,从那个小百花在碧泉涧第一次遇见神,千年的光阴已然逝去。
一千年,记忆被时间褪去了颜色,如同泛黄的照片被钉在了墙上,而那次偶然的相遇,在这一千年里,褪了颜色,轮廓却更加清晰了。

我从远方走来,从生命无休止的轮回中走过,去赶赴一场生命完美的盛宴。

没有开始的开始,没有结束的结束。

天下一统,情义江南,一个如黄沙漫漫的沙漠,有着无限的豪情,一个如细雨绵绵的江南,透着浓浓的相思。
两帮帮主的性格却是相似,江湖温文而雅,而神,总是淡然的微笑。

  蜀门新开了斗魂战系统,这一天,大家都很兴奋,等着晚上帮战的到来。

8点整,神发狮吼通知都进战场,刚传去帮会**区,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然后就卡了。

卡了两分钟,两分钟内,我的心情是百转千回。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没卡的时候,以为他们已经进去了,翻了下帮会聊天记录,才发现神说很多人都卡着的,所以卡着的人不用急着进战场。
神总是那么体贴而细心。

第一次斗魂是惨烈的,进入战斗区域,迎接我们的是很多冒烟顶级号,敌对把能借的人都借了。我们帮会虽然也很强,但神说要给装备不是很好的人一些表现的机会,所以还是禁不住敌对的强势攻击。

我被追得无处可逃,无奈地倒下,一个百花救起了我。

倒下的帮众还在喊百花拉,我看着那些跑去准备救人的花花不断地倒下,不得不冲在百花前面掩护她们,一个破甲过来,被一群人锁定,全身智爆装的我没有还手的余地就光荣牺牲了。
我再次进来的时候,找了个敌对追不到的角落回血回蓝准备偷袭,在庆幸自己可以多活片刻的时候,看到了神,他正在我前面不远,被敌对一组+10仙禽追得到处乱跑。

我冲上去放了个冰网火网,那敌人转向了我,神的声音和敌人的箭同时而至。

神说:“小心”。那一刻,我已经倒下。

看看神,他暂时安全了。于是释然了,笑着点了复活。

明知道战场死亡不掉经验,可是,我就是不想看着他倒下。
再次跑到台子的时候,又卡了片刻,一不小心跑的太靠前,敌对也发现了我,一个冷箭正朝我放过来。我站在那里着急,就是动不了。

一个迅雷冲到了敌对身边,仔细一看,却是风雨冲了过去。这时候我已经可以动了。

在我可以动的那一瞬间,我又看到了风雨的倒下。

他这算是什么,为我死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算是欠了他吧。

我是不愿意欠别人什么的。

“想来逗那群敌对玩,不小心死了”,依然是淡得没有一丝表情的话。

“你活该”,刚刚对他的歉意一扫而空,变成冷漠与愤怒。

说话的瞬间,我再次倒在了冷冰冰的地板上,抬头,快要压制到我们复活点的敌人们恣意而邪气地笑着。这群人里面,没有江湖的脸。他竟然没有参加战斗。

神还在带领活着的人奋力抵抗,很多人倒下了又再次过来,再次倒下。。。。。。

帮战结束,1538:560。我们全军覆没。

大家都有点沮丧。
这个帮会,不曾退缩过,不曾害怕过,可这次,却被弄得如此狼狈。

神还是那副沉稳镇定的笑容,说:“第一次打这种拘束的阵地战,战果不怎么样。大家别这么垂头丧气的,下次我们一定能赢。我们不借人,输也输得光明磊落。”
依然是那样笑着安慰别人,其实,他是最狼狈的一个吧。

你可知道,你那镇定的脸,曾经温暖到别人内心最深的地方?
以前有人总是见到你那云淡风轻的笑容,于是想要去看看除了那笑容以外的其他表情,可是后来看到了,却后悔去看到了,宁愿他一直那样地笑。
我每天所有能做的任务副本和活动全部清完,努力升级,到周六,已经是65级了
风雨和我的级别总是一样,真不明白我在的时候他在,我下线的时候他还在,为什么升级不会比我快一点。
不过这是人家的事,我不想过问,即使问了,也会对上他那冷冰冰的脸。
也会偶尔在野外遇到江湖,他依然是那么安静地看着我,似乎总想说点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叫做海煞的帮会异军突起,短短的一星期内,聚集了无数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并放出话说要在本星期内拿三个城。
星期6的城战,大家都很担心,都小心翼翼地避开着这个话题,照常地说笑着。
神也很担心吧,只是他是从不把担心挂在脸上的人,更何况他是帮主,他如果这时候乱了,人心也会乱跟这乱的。
风雨和我组在一起的,我正低头采石头的时候看见风雨的血突然少了半截,跑上前去给对手一个破甲,对手是江南的,生面孔,显然是在我离开江南以后进的帮。
提起江南,心里总会难受,也不忍心去帮风雨杀掉他的对手。
远远地跑来一个人,熟悉的身影,鲜黄的名字,看到他的瞬间,我迅速地躲在了一颗树下。
我从树叶的缝隙朝外看,风雨如一座山一样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你在这里,彼岸呢?”江湖在他面前勒住马,问道。
“不知道。”
“他要么是没来,要么是躲起来了吧?”江湖呵呵地笑了。
“不知道。”
“战场无父子,他要有你一半看得开就好了”,说完,又呵呵地笑着说,“彼岸真不象男人呢。”
“战场无父子,得罪了。”风雨冷冷得说完这句,一道迅雷朝江湖劈了上去。
 我站在树后,透过树叶,风雨遮挡了我全部的视线,看不清他们的脸,只是将他们的对话全部听了去。
战场无父子,他要有你一半看得开就好了。道理谁都懂,只是,将自己的刀指向曾经的朋友,我不忍心。
彼岸真不象男人呢。我很努力地,很努力地去扮演一个男人,去学男人走路,去学男人说话,却拥有不了男人的心。
倘若我也有一颗男子的心,便不会一直难过了吧。
静静地听着江湖离去的马蹄声,许久,从树下出来,风雨的影子投在了我的身上。
“风雨猪,你看着我做什么?”
“这能挖钛晶,我在等他慢慢长。”
 忍耐很久,我从牙缝里恨恨地挤出几个字:“风雨,我想先杀了你。”
战争惨烈地进行着,由于实力悬殊,没过多久,我们全被压到了封印台下,海煞那一帮的人冲到了封印台外,遭到了我们的负隅顽抗。
我站在封印塔边看着神和帮众们在那苦苦支撑,却一直不曾退缩,他们在死守,虽然明明知道麒麟即将易主,明知道下一刻将会倒下,却仍然死守着心中的气节。


神倒下了。
神倒下的一刻,我的心也跟着倒下。
接着,最后一道防线被突破,敌人蜂拥而至。
岐黄诀,生津诀,紫金壁,该用的都用了,封印塔仿佛重病垂危的病人,被漫天的血雨吹得七零八落。
“海煞”战胜了“天下一统”,获得了麒麟城的主控权。(不记得这句话怎么说的了)。
这世上,原本就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
再怎么强大,总强大不过命运,小心守护的东西总会被命运的车轮碾得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一刻,我却笑了,神,这一刻,如果我们是真的已经死去,那么,我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终于死在一起了。


若不能同生,愿意同死。即使下一刻,下一轮回,你仍然会执着地去找她。
我们组织了多次反攻,但总是在半路被杀了回来。
每个城都被海煞攻下,在两个小时内不再有变动。

“海煞”战胜了“天下一统”,获得了麒麟城的主控权,帮会增加5000贡献度。
“海煞”战胜了“天下一统”,获得了朱雀城的主控权,帮会增加5000贡献度。
“海煞”战胜了“天下一统”,赢得了青龙城的主控权,帮会增加5000贡献度。
我们失望地传出了战场。
神依然云淡风轻地说:“没关系,我们尽力了。呵呵”
仿佛事情根本没发生一样。
沉默一刻,帮里开始活跃:“是啊,没什么的,他们帮实力太强了我们也没办法啊。”
“TMD,我被杀得爬都爬不起来。”
“我们要快点升级,升级弄装备了好杀回去。”
“谁会拿一个城多久呢,风水轮流转,下次一定会拿回来的。”
……

神附和地笑着,笑得那么落寞,以前,他不高兴的时候就会笑,用笑去掩饰一切表情。
城丢了,他是一帮之主,最难过的是他,然而他却要把将一切失望掩盖,笑着安慰帮众,给帮里人信心。
很想上去抱抱他,说声,如果扛不住,其实你可以不笑的,你笑的时候,我们更难过。

“你老担心别人是否扛得住,却从来不想想自己扛不扛得住”,风雨在背后冷冷地说。
“什么?”猛得一惊,出了身冷汗。对上风雨的眼神,那双眼睛仿佛能把一切看穿,我突然觉得心虚,别过头去看别处。
“风雨猪你别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我们是男人,没什么不能扛的”说完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
海煞的威名与他的臭名同时家喻户晓,成为人们都在谈论的话题,那是两星期以后的事情。
“连续三次稳拿三次城,海煞那帮的人实在太强了。”
“海煞加我,我68及青城。”

“海煞的人穷疯了吗,就一个银英也好意思来抢。”
“晕,凝神被海煞的狗给咬死了。”
“海煞的帮主上线了?好,每日一骂现在开始……”

帮里每天都有人传出被杀的消息,每一天,总会在海煞的人身上,嗅到血腥的气息。



70
级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在66、68日常正与各种兽拼得鱼死网破,海煞的峨眉路过我们那里,顺手灭了我们全队人。


我被杀了,武器不行,打人都打不动,郁闷。”我在帮会里郁闷的如是说。

族人愤恨者有之,怒骂者亦有之。
就这么闷闷不乐地过了一天,第二天上线,神找到了我,交易给我一个7阶金弓。

“昨天55的时候爆的,看着象是你的,所以就留给你了,帮会的,不要钱。”


我平静地接过,淡淡地笑着说谢谢,神轻笑着离去,没有注意到我握着武器的手在轻微地颤抖。
这一世,我习惯了掩饰,习惯了沉默,习惯了在别人面前无论喜悦与悲伤,总是会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于是我以为我不会那么容易就难过与高兴了,却在接过神的武器时想要大哭一场。
可是刚想要哭出来,却又习惯性地笑了。


对着那把金弓看了半天,最终,小心翼翼地把他放在了仓库里,离开仓库掌柜没几步,又走回来,再次打开仓库,藏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那把武器安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心也住在了那里面。
两个小时后,风雨上了线。不到五分钟,他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然后,他点我交易。
我一看,一时蒙了,那是把和早上神送的那把一模一样的金弓。
“不小心逛街的时候看到的,摆摊的人标错了价,超便宜,口袋里有闲钱,就买了。”风雨漫不经心地说。
我跑回去打开仓库一看,早上的那把依然安静地躺在那里。


而手心里这把,仿佛隐隐发烫。
发表于 2013-4-17 14: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等了好久,怎么不见更新呢?写得真好。
发表于 2013-4-18 17: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快点知道接下来的故事,楼主等你呢
发表于 2013-4-23 10: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

LZ  赶紧更新喔,在坐等下文!

写得真好
发表于 2013-4-26 17: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能挖钛晶,我在等他慢慢长。”
发表于 2013-5-17 17: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等更新,写的真好、!~!~
发表于 2013-9-30 10: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着更精彩的故事哦!
发表于 2013-10-12 21:2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精彩!!!不过上线不到5分钟还在交易保护时间内,交易不了。。。。。。
发表于 2018-6-5 10: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亲,为什么么有更新啊?好喜欢风雨。和风雨在一起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蜀门官网 ( ICP:沪B2-20090066 )

GMT+8, 2018-11-16 15: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